猪价大涨“猪周期”再引热议,专家称未来价格振幅将会收窄

本报记者 桂小笋

生猪价格触底回弹以来,在养殖端惜售、适量猪源阶段性减少等综合因素的推动下,7月份生猪价格急剧拉升。截至8月7日,包括大北农、金新农、牧原股份在内的多家生猪养殖企业发布了7月份的销售简报,从数据中可以看出,7月份生猪售价环比上升幅度较大。

以牧原股份为例,公司今年7月份的商品猪价格为21.33元/公斤,而在6月份仅为16.53元/公斤。东瑞股份的公告也显示,今年7月份商品猪价格为27.71元/公斤,而在6月份为20.6元/公斤。

价格的高涨让养殖端企业一改此前的业绩颓势。不过,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的分析师介绍,7月份的高景气度想要持续下去并不容易,养殖企业在8月份仍要面临供需两端带来的业绩压力。此外,在经历了前一轮“猪周期”之后,新一轮的“猪周期”特征已经发生变化,养殖企业想要获得恒定的利润,仍要从育种、研发、提高饲料转化率等多个角度着手。

每轮“猪周期”各不同

从行业的整体发展情况来看,在经历了上一轮“猪周期”之后,养殖行业的生产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农业农村部猪肉全产业链监测预警首席分析师朱增勇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本轮周期与以前周期差异较大的是,猪价在新周期开始即短期出现较大涨幅,而不是像过往的猪周期一样,在开始时先经历一轮小周期。猪价的提前上涨也会熨平后期猪价走势,自5月份开始,能繁母猪存栏逐步回升,意味着后期供给将会较稳定,不会再出现以前周期较大的波动。同时,本轮周期生产成本上涨,则意味着猪价波动的盈亏平衡点将会上移。

经过此前的“猪周期”,龙头养殖企业加速扩栏,养殖生产集中度得到明显提升。

对此,朱增勇认为,这意味着未来产业稳定性得以提升,在不发生较大重大动物疫病影响的前提下,周期内供给和猪价的稳定性将会提升。农业农村部印发的《生猪产能调控实施方案(暂行)》提出了以“能繁母猪存栏量变化率”的核心调控指标。同时,细化“三抓两保”(抓产销大省、养殖大县、养殖大场,保能繁母猪存栏量底线、保规模猪场数量底线),有利于从产业内部和产业调控政策两手抓,更准确监测和调控生猪产能,保障供给和猪价稳定,保障猪价在合理范围内波动。

不过,猪价在合理的范围内波动,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从业者都能获得恒定的利润。

“一方面看猪价是否窄幅波动,另一方面看企业是否实现规模效率,如果规模不经济,企业也会面临较大的市场风险,因此企业重心应该转向提升经营质量,在提质增效的同时,适度完善企业产业链。”朱增勇建议,当前,企业要从三个角度着手提质增效:通过加强种猪选育,在提高PSY水平(指每头母猪每年所能提供的断奶仔猪头数,这是衡量猪场效益和母猪繁殖成绩的重要指标——编者注)的同时,培育生产效率高的商品猪品种;加强营养技术的研发,提高饲料转化率,特别是蛋白效率;利用本土丰富的蛋白资源,推广高品质低蛋白日粮。

8月份猪价保持高位存压力

虽然“猪周期”的特征发生变化,生猪价格步入上行周期,但是,猪价8月份想要保持高位存在诸多压力。

卓创资讯研报显示,8月份多因素或将导致猪价下行:从供给情况来看,今年7月份重点养殖企业生猪出栏计划完成率不足96%,意味着有超过4%的出栏计划推迟到8月份完成。通过市场调研了解,8月份131家重点企业计划出栏总量环比增幅6.88%。同时2021年10月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加0.18%,间接说明8月生猪理论出栏量略有提升。再者,5月份到6月份进行二次育肥的猪源或将于8月份加速出栏。此外,从需求端来看,8月份气温依然偏高,终端市场猪肉需求相对清淡。

在供给双方都存在压力的背景下,8月份的养殖企业想要延续当前的高价,比较困难。

卓创资讯生猪行业高级分析师孙魏杰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从猪周期的规律来看,目前养殖行业的经营、利润从底部逐渐爬升,但行业仍然有一些人为干扰因素需要注意。今年4、5月份时,由于市场对下半年行情一致看好,本该流入市场的标猪被购回养殖端二次育肥,人为地将原本该在当时出售的生猪延后出栏了两个月,这对于后续市场的生产是不利的。从目前的观察来看,人工干预、压栏、二次育肥的现状未来也还有可能发生。

孙魏杰表示,由于猪周期大涨大跌带来的关注度和行业影响力,未来的“猪周期”虽然依旧存在,但在监管的提前干预、指导之下,不会再有过分的大涨大跌现象出现。价格大涨造成养殖端疯狂扩栏,而这种疯狂扩栏对应的生猪存量又为未来猪价大跌埋下隐患,对于养殖行业而言是不利的。猪周期未来依旧会存在,但价格振幅将会收窄。

Related Post